腻腻

昵称就是我的名字!

淘淘的日记:恼羞成怒的三大爷

●也青CP向
●日记体
●人物属于原著,ooc属于我
●全文淘淘视角,淘淘是王也的小侄子,王亦的独子,称呼王也为“三大爷”,看过漫画的都知道。
●与主剧情无关所以应该不算剧透吧。
●“奶奶”指王也的妈妈,淘淘的奶奶。

接前 4 days 日记

日记 day 5

今天放学回家,听见奶奶跟别人打电话,说:“诶对!是诸葛夫人吧,诶你好你好!我是北京中海集团的王夫人,哈哈哈哈你好你好!”

我心想三大爷果然没有劝住奶奶,于是我就跑过去听。

“……大家都是明白人,我就不跟你卖关子了!”奶奶清了清嗓子,“您别笑话,我们家有个不成器的,也大了,有小心思了,你懂的!就内方面!昨天费好大劲儿才套话出来!对你们家那个……那个诸葛青……好像有点意思啊~”

“啊?名字?哎哟,跟那儿害羞呢!不让我说!”

她们俩聊的像一见如故一样,热情得很。

突然我看到奶奶好像皱了一下眉头,说:“哟……这么多追求者等着定亲啊……唉!真让我给猜中了!这可不行,你放心!我一定会给我儿子准备最贵的聘礼!找个良辰吉日上门提亲!诸葛家的千金嫁过来一定不能受委屈!你不用说了,就这样定了,我马上去准备!”

然后奶奶啪的一下挂了电话,急急的走开了。

我舔着棒棒糖,准备去告诉三大爷。



此时的诸葛家

诸葛夫人:???

儿子?

提亲?

聘礼?

诸葛千金?!

对方难道不是女方家长吗?!

难……难道儿子……

怪不得这些年来儿子谈恋爱跟玩儿似的,没见几个上过心。

原来……原来……

诸葛夫人拿出随身携带的小帕帕抹了抹眼泪,心力交瘁的哭出声。


日记 day 6

今天晚上吃完晚饭之后,三大爷郑重其事的把奶奶留下来了,他瞄了我一眼,然后也把我留下来了。

三大爷看起来有点拘谨,像是在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,然后说:“你们听好了啊,我和诸葛青只是简单的朋友关系,咳咳,出家人不打诳语……”

“小也你就别害羞了!我都打电话跟人家说好了!赶明儿咱们一起挑聘礼……”

“挑什么聘礼啊妈!!!”

奶奶乐呵了:“怎么着还不能挑了?难不成还攒嫁妆?你一个大男人嫁过去?”

奶奶说的自己都笑了。

“他是男的!”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此话一出,气氛瞬间凝固。

就连三大爷自己也愣了一下。

过了半晌,奶奶才反应过来,“咳!你说你这孩子!怎么不早说呢!是男的我就不忙活这么多了……”

奶奶半恼怒半好笑的训斥着三大爷,我在旁边叼着棒棒糖看的津津有味,三大爷则是异常的没有说话,只低着头,听着训,好像还没从刚才的惊愕中缓过来。

奶奶训了一会儿,没趣儿又走了,笑骂了几句傻孩子,修道修傻了。

我没走,我看着三大爷。

又过了一会儿,三大爷才抬起头,深呼吸一下,有点心虚似的,小声低估着,我靠近一点才听得清。

“是男的怎么就不行了。”

后来我问三大爷:

“三大爷!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们啊?”

三大爷看了我一眼,我感觉他有一点点陌生。

“……”

我死缠烂打。

三大爷不耐烦了,过来满脸愤愤的掐我的脸,然后又露出了那天心虚的表情:

“我……我忘了不行啊……”

他挠了挠头,把脸转回去,他太高了,我看不到他的脸,我只能看到他的耳朵很红。

“三大爷!你的耳朵好红啊!你是不是又……唔唔!”

“作业写完了吗?!啊!没写完就快去写!怎么那么多事儿!”

三大爷脾气可好了呢,我还没见过他怎么发脾气。

或者可能这不是脾气。

我想起来今天学的一个新成语:恼羞成怒。







其实我想表达的是:王也太喜欢阿青了,满脑子都是他,性别这事儿早就忘了(或者说是根本不在意)。家里出了这事他“慌不择路,口不择言”,没法短时间冷静,正好又忘了阿青是男孩子这事,所以才显得呆呆地。

也正好是妈妈问他为什么不早告诉家里人这茬的时候,他才意识到自己有多喜欢诸葛青,喜欢到这么慌张,喜欢到连人家是男的都忘了😂

这就是我想表达的意思,对不起我笔力不够,写不出来感觉(╥ω╥`)  ,大家看看就好……

为我的幼儿园文笔道歉!(鞠躬.jpg)

评论(1)

热度(38)